他们在海外买口罩

adm1n 03-27 科学技术

特殊时期,口罩就是成都人外出必不可少的装备。

在成都万兴环保发电厂上千度的焚烧炉里,每天有1300公斤废弃口罩化为灰烬。它们全部来自成都的居民小区、公共场所、企事业单位、商业集中区等地方设立的口罩投放专用容器。从终端来保守计算,成都人每天生产生活消耗的口罩在上百万个,这还不包括医用废弃口罩。

当你捧着一枚即将撕开外包装的口罩,包装上常见的是中文,也可能是英文、日语,又或许间或出现泰语、俄语。这些口罩,怎么就钻进了你家的药箱?

↑在海外筹集的N95和一次性医用外科口罩

找货源找物流

首批跨境应急物资大年初五运抵成都

新成立还不到半年的四川成泰南向贸易公司,原本不是做口罩业务的,没想到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口罩成为公司成立以来数量最大的进口单品。

大年初一,米仓供应链集团董事长孙剑巍接到一个任务:成都急需采购大量的医疗耗材,分公司四川成泰南向贸易公司将承担采购主力军的角色。

孙剑巍预估了一下形势:本身是国际物流公司,物流上没有问题;泰国、日本等4个国家有分公司,全世界都有代理机构,让当地的分公司和机构去调动社会关系,货源上应该也没有问题。于是,孙剑巍在当天迅速抽调公司进出口部门和物流部门的骨干,组成海外采购医疗物资小组。

“刚开始找口罩生产工厂,后来找当地商会、海外华侨机构,再后来是员工去便利店扫货,又是采购又是捐赠,通过我们的物流运回国。”孙剑巍说,首批数万只泰国产一次性医用口罩赶在大年初五运抵成都,这也是成都首批跨境采购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应急物资。

但随着疫情持续,问题陆续出现了。海外航空公司取消飞往中国的航班,医疗物资吃紧也不可能走海运,孙剑巍发现,原本最有把握的物流上遇到了困难。“所有能找的航空公司都找遍了,一度想包机。”孙剑巍说,找运力“很痛苦”,最后是花了翻2倍的价格来解决航空运输。

↑四川成泰南向贸易公司跨境采购

1月30日起,印度、泰国等国家陆续对口罩实施出口管制,大批量采购越来越难,还有一些国家的市场上出现了假冒伪劣的口罩。一边是紧急缺口罩,一边是买不到、不敢买,这时候海外机构就显得很重要。孙剑巍说,多亏了当地员工去工厂看货、了解资质、把关进仓数量品质,才稳住了货源。

“这都是无心插柳,但幸好把工作做在了前面。”孙剑巍长舒一口气说,当初在四川成立分公司,是想借陆海新通道把四川造、成都造卖到东南亚,从而搭起了国际采购贸易和国际物流的平台,没想到疫情发生后,从东南亚国家运回口罩到成都,第一时间用上了这一平台。

全球导游领队接力

“人肉”背回口罩只捐不卖

“马尼拉急需带回2000个口罩”“急需20人以上大团一次性带20箱N95回国”“开普敦有一万个N95需要带回,有没在开普敦的领队朋友”……1月25日,川渝旅业爱心联盟的微信群里,24小时信息不停,还不断有川渝地区的导游和领队加入。一旦信息“匹配”成功,这些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导游和领队便立即认领口罩,“人肉代购”带回国,“只捐不卖”。

徐敏是一位有着4年从业经验的领队,每年春节都带着旅行团奔波在中东、非洲和东南亚。今年春节,徐敏早早申请调整带团时间,终于留在国内过了个年。本来准备正月初十开工带团飞韩国,谁知大年三十,全省旅行社取消旅行团,她意识到疫情严重了,用她的话来说,一群旅游人都要“失业”了。

但“失业”让这群旅游人更忙了,因为他们加入了这场全球导游领队接力赛。第二天导游周红组建川渝旅业爱心联盟,并“激活”了在境外带团的数百名导游和领队。微信群里自发组织几位志愿者筛选信息,不断更新泰国、缅甸、埃及、迪拜等多个国家口罩的数量、价钱以及分配医院的情况。

↑川渝旅业爱心联盟志愿者名单

要代购口罩,先得凑钱,群里的导游和领队们你几百我上千地凑,一些曾经带过的旅行团的团友们也加入其中,短短两天594名爱心人士捐赠12万余元。筹集一批就购买一批,用这些钱,陆陆续续交给接力赛的前端采购口罩。

前端,是各个国家地接社的当地导游,大多数都是当地华人。徐敏告诉记者,很多国家的华人导游得知疫情后,开着私家车一家一家便利店地去询问、扫货,买到口罩后就在微信群里对接即将回国的领队和导游,赶在机场交接口罩,务必要在最近的一趟航班带回。

最让徐敏有所触动的是,第一批带回来的是国内最紧缺的N95口罩。40箱口罩由一位迪拜导游夏勇带回,为了“应装尽装”,他带着团友们在机场现场整理行李箱,很多人就把衣服、物件留在迪拜,节省行李额来托运口罩。要知道,这些口罩带回国全是免费捐赠给医院,他们连一盒N95口罩也不会为自己留下。当天,还有从曼谷回来的领队杨雪、周灵也与迪拜航班前后相差28分钟抵达成都双流,带着曼谷回来的N95口罩、护目镜和防护服。

徐敏就和爱心车队守在成都双流国际机场。在此之前,她和志愿者团队要先联系好捐赠的医院开具捐赠证明,航班抵达后,向海关提交申报单再领出口罩。国际航班常常是半夜两三点抵达,他们裹着厚厚的羽绒服在机场熬夜撑着。1月28日,从埃及开罗飞往成都的航班由于机场大雾备降西安后再回成都,航班足足延误6个小时,徐敏和小伙伴耿丹就从凌晨等到了中午。

“平时工作也熬夜,只是这段时间睡眠严重不够,对接全球各个地区,24小时都活在时差里。”徐敏说,群里许多志愿者都是身兼数职,除了机场医院两地交接,还负责整理收支表,捐赠名单、数量、金额都整理得清清楚楚,“钱多了人多了,很多双眼睛盯着,不想辜负。”

↑徐敏和小伙伴们在机场

随着海外旅行团陆续回国,领队导游们的人肉代购工作宣告结束,他们共为成都带回几万只口罩。忙完这一切,徐敏和小伙伴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隔离了,“当时没想到人流聚集的地方危险,现在想起还是自我隔离下保险。”

非专业代购的直觉

她开车跑遍周边城市买口罩

“注意到国内抢购口罩的新闻后,我就意识到海外口罩抢购潮也快来了,”在美国东南部一座城市生活了5年的晓雯(化名)这样判断,说完又补充一句,“这是一个‘代购’的直觉。”

其实,晓雯算不上专业代购,她在美国工作,只是偶尔帮朋友买点东西寄回国。不过,在买口罩时,她发挥出了代购累积的技能。

“亲戚朋友都在微信上问有没有口罩,我一想,问题很具体,免费代购也必须尽一点绵薄之力。”晓雯的亲戚朋友都生活在川渝地区,临近春节,不同城市的人都询问口罩。晓雯开始到市场上去寻找口罩,她记得那时美国的一些大城市里口罩已经脱销,沃尔玛的网页上也显示口罩售罄。她赶紧开车跑遍周边城市,搜罗濒临售罄的N95和一次性医用外科口罩,将口罩塞满后备箱。回家后又挨着给当地的零售商和生产厂商打电话,在抢购潮还没来临之前以平价的价格下了几个大单。

↑晓雯采购到的口罩

没想到形势急转直下,不到一周,晓雯接二连三接到厂商和零售商的通知,告知由于总部管控,不能一次性卖这么多口罩,需要调配到不同区域和城市。“不是不愿意卖,而是生产跟不上了。”晓雯说,这时她再注意市场上的口罩,即使还有极少量,也是让人“高攀不起”的价格。跟身在欧洲的朋友一交流,朋友预定5000只口罩只拿得到不到1000只,全球口罩产能告急。

首批口罩寄给亲戚朋友后,在国内医疗公司和外贸公司的朋友又找上她,希望帮忙再组织一批口罩捐赠医院。就这样她开始第二批代购,但远比第一批难得多。

“这边厂商忙着不接新单了,只能通过最大的零售商,一层一层打电话上去,找了一批直到现在都没发货。”晓雯说,现在厂商生产一批发货一批,无数客户等着,在特别紧缺的情况下,她有时候会自己掏钱垫付资金。

现在晓雯庆幸的是,当初“下手”比较早,最早预定的几个大单还没补齐货,待补齐之后她还能拿到一批。而此时,任何的焦虑都不能“催”来口罩,“只能等”。

转载请注明来自千蝶资讯网_关注每日热点头条资讯!,本文标题:《他们在海外买口罩》

喜欢( ) 发布评论

分享到:

山西:开足马力生产防护服 返回列表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